七婪

早春不过一棵树

谜路开荒,记得随身携带便当

想带你去到人间天堂,可自己都只是个门外汉

当拥有无法使人快乐的时候就也无所谓失去了

念旧情的前提是那记忆尚且温存

就是没兴趣了吧,问候可有可无,若存心找麻烦那么最好别在眼前出现

既不惹人喜欢又于我无用,这么看来被实用主义混蛋抛弃似乎不是一件悲情的事,或许该自认倒霉?

也知道我很蠢,把欲望看得比自我更重,太过执着细微末节反而把生活过得本末倒置,拧巴而了无生趣

就像写一个故事,光想着如何叠加生僻词漂亮话,却七零八碎地没法拼凑出一句尚且完整的话

同等对待才是最强伤害

以最消极懒惰且省事的方式爱着我的父母大概是我为人子女最后的底线吧

时至今日的梦,一个个衔接真实生活的荒诞故事还是发生在那个已搬离七年的老房子里。

你不过是我黑夜里乘虚而入的隔壁灯光

因为我太觉得人生不易机会难得了

喜欢或爱我讲不清,日常想念吧

梦见你 以她的面貌

一切陈见自动隐退

没办法记住她的表情 我的心情

或许 只消这对眉目

我便万劫不复爱情